电影制片方和各国发行商之间的销售代理

当前位置: betway体育注册 > betway体育注册 >

对于作者艺术电影来说,能去什么级别的电影节,能去多少电影节,取决于电影质量,也更取决于国际销售公司的手段和能力,直接决定了影片最终能走进多少国家的影院,能被全球多少人看到。制定与影片相匹配的电影节策略,精准定位影片的国际市场,提前与各国发行商通气,亲自将影片送到选片团队手中,等等,都是一家电影国际销售公司的工作职责和任务。

国际销售公司的角色和任务,简单来说就是电影制片方和各国发行商之间的销售代理,他们从制片方手中购取国际销售权,然后在各大重要的电影市场上把影片卖给各个国家的发行商。

而报送电影节则是他们达到销售目的的方式之一。

因此

拥有强大的遍布全球的导演和制片公司人脉网;具有根据剧本、素材、初剪版来预估影片电影节潜力和市场潜力的判断力和鉴赏力;跟各大电影节选片团队甚至选片总监搞好关系;熟悉全球各个国家的重要发行商;在各国都有稳定的合作发行商;**

这些都是顶尖国际销售公司应当具备的能力。

所以如果我们把戛纳电影节看作一个公平竞争的平台,入选电影都是真的因为质量好,没有任何其它因素,那我们就太naive了。

举个例子,去年唯一一部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审判日》,和今年唯一空降主竞赛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刚好都来自同一家销售公司,而这家销售公司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总共有九部片,成为本届戛纳电影节代理影片最多的销售公司。

是巧合吗?是运气好吗?

所以我和往年一样,把官方单元包括主竞赛、一种关注、非竞赛展映、特别展映,以及导演双周和影评人周近100部电影长片的背景资料都拉了一遍。

总共近40家销售公司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近100部电影长片的国际销售权。**

一起来看看其中最厉害的幕后推手是哪几家。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主竞赛单元之外,其它单元都有少部分影片是在入选后才被销售公司通过谈判和竞标购取了全球销售权。

No.1

排名第一的是法国公司WildBunch,人称戛纳毒瘤。

这就是上面提到,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九部电影的国际销售权。

包括五部主竞赛单元的影片达内兄弟的《年轻的阿迈德》、肯洛奇的《对不起,我错过了你》、苏雷曼的《必是天堂》、德斯普里钦的《鲁贝之灯》、以及法国导演拉德利的处女作《悲惨世界》;

一部一种关注单元的俄罗斯电影《瘦人》;

两部导演双周的《给我自由》、《水性杨花》,以及影评人周顾晓刚导演的处女作《春江水暖》。

No.2

排名第二的是法国公司MK2,人称戛纳二号毒瘤。

为了跟WildBunch竞争国际销售市场,放弃了法国国内的院线发行业务,在今年戛纳电影节总共代理了五部电影。

这五部里面就包括了四部主竞赛单元的影片:席安玛的《年轻女孩的肖像画》、楚特的《西比勒》、波蓝波宇的《戈梅拉岛》以及迪欧普的《大西洋》;

另外还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由斯科塞斯监制的《中转站》。

No.3

排名第三的是德国公司The Match Factory,他们代理了今年戛纳电影节的四部电影:

意大利导演贝洛基奥的主竞赛影片《叛徒》、特别展映单元费拉拉的《托马索》、一种关注单元的《看不见的女人》以及影评人周的《无名圣人》。

No.4

排名第四的是法国老牌电影集团Path,在本届戛纳电影节代理的四部影片。

包括主竞赛单元柯西胥的《宿命吾爱:幕间曲》、非竞赛展映的《美好年代》、特别展映的《活着和知识》,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西西里著名的熊入侵事件》。

No.5

排名第五的是法国公司Luxbox,同样代理了四部影片。

一种关注单元杜蒙的《贞德》、赵德胤的《灼人秘密》,导演双周的《无名之歌》、《孤儿》。

No.6

排名第六的是法国公司Pyramide,代理了三部影片。

特别展映单元的《梦之山脉》、一种关注单元的《大火将至》,以及影评人周的《我们的母亲》。

接下来十家公司各自代理了两部片。

法国自产自销的公司SBS有两部主竞赛影片《弗兰琪》《巴克劳》,百发百中也是非常厉害;

垄断魁北克电影的加拿大公司Seville代理了多兰的主竞赛影片《马蒂亚斯与马克西姆》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开幕片《兄弟的女人》;

曾经就职过的法国销售公司Memento代理了刁亦男导演的主竞赛影片《南方车站的聚会》,以及一种关注单元的《跨年之恋》;

英国公司Film Constellation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公牛犹斗》以及特别展映单元的《家庭罗曼史有限公司》;

法国公司Indie Sales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祖峰处女作《六欲天》,以及导演双周拉夫迪亚兹四个半小时的《停止》;

法国公司Playtime代理了导演双周的两部片《僵尸儿童》和《佩尔德利》;

德国公司Films Boutique代理了导演双周马楠的新作《活着唱着》,以及影评人周的《关于莱拉》;

法国公司Charades代理了一种关注单元的《212号房间》以及影评人周的《我失去了身体》;

法国公司Le Pacte代理了导演双周的《智能伊夫》以及影评人周的《我失去了身体》;

美国公司A24自产自销了特别展映单元的《分享》和导演双周的《灯塔》。

纵观这16家公司,法国公司占了11家,德国公司有两家,英美加各一家。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可能是戛纳电影节史上第一次有入选影片是由中国大陆的国际销售公司代理,那就是入选导演双周单元的比利时导演巴斯德沃斯的新片《热带离魂》。**

德沃斯的上一部《下一站地狱》刚去了年初的柏林电影节全景单元,这次新作的销售公司是中国的赤角Rediance。

这说明代理过胡波《大象席地而坐》的赤角作为国际销售公司,其电影节推广和国际销售的经验和能力获得了欧洲导演和片方的认可,作为一家中国公司,赤角由此正式迈入了世界电影产业和电影节体系,可以说是非常厉害了。

另外,赤角这次在戛纳电影节同时还代理了田壮壮的经典作品《盗马贼》的修复版,并将其推进了戛纳官方的经典修复单元。

另外还有20多家公司分别只代理了一部片,这里就不赘述了,但还是提一下代理主竞赛单元其它电影的国际销售公司:

美国公司FilmNation:阿莫多瓦《痛苦与荣耀》美国公司Focus和Universal:贾木许《丧尸未逝》美国公司Sony:昆汀《好莱坞往事》英国公司Mister Smith:马力克《隐秘的生活》德国公司Coproduction Office:豪丝娜《小小乔》韩国公司CJ:奉俊昊《寄生虫》原文链接:

上一篇:余顺天和地藏有着不可告人的同门关系 下一篇:没有了